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欧阳傲雪

最平凡的也是最真实的!

 
 
 

日志

 
 

爱情与婚姻 [原创]  

2007-09-09 00:15:10|  分类: 人生论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爱情与婚姻原创 - 欧阳傲雪 - 欧阳傲雪

 

     什么是爱情?什么是婚姻?

     有人说爱情是婚姻的前奏,其实也未必如此。我们不妨先来看一则这样的故事。

     有一天,柏拉图问老师苏格拉底什么是爱情?老师就让他先到到麦田里去,摘一棵全麦田里最大最金黄的麦穗来,期间只能摘一次,并且只可向前走,不能回头。 柏拉图于是按照老师说的去做了。结果他两手空空的走出了田地。老师问他为什么摘不到? 他说:因为只能摘一次,又不能走回头路,期间即使见到最大最金黄的,因为不知前面是否有更好的,所以没有摘;走到前面时,又发决总不及之前见到的好,原来最大最金黄的麦穗早已错过了;于是我什么也没摘。老师说:这就是“爱情”。 
      又有一天,柏拉图问他的老师什么是婚姻,他的老师就叫他先到树林里,砍下一棵全树林最大最茂盛、最适合放在家作圣诞树的树。其间同样只能砍一次,以及同样只可以向前走,不能回头。柏拉图于是照着老师的说话做。今次,他带了一棵普普通通,不是很茂盛,亦不算太差的树回来。老师问他,怎么带这棵普普通通的树回来,他说:“有了上一次经验,当我走到大半路程还两手空空时,看到这棵树也不太差,便砍下来,免得错过了后,最后又什么也带不出来。” 老师说:“这就是婚姻!”
       人生就正如穿越麦田和树林,只走一次,不能回头。要找到属于自己最好的麦穗和大树,你必须要有莫大的勇气和付出相当的努力!

     在你的一生中,你可能会碰上几个红颜知己,甚至会遭遇一场轰轰隆隆的爱情,而到最终与你携手并肩走过红地毯的却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女人/男人,而那一位让你爱得至深的女人/男人则只能成了一段埋在你内心深处的永久回忆!也许你会感叹上天的不公平,其实,有时平淡与平凡又何尚不是一件好事。她/他虽然不是最好的,但可能是最适合于你的。在我们的周围,很多看似平凡的女人与男人,在关健的时刻,却做出了惊人的举动。从中显出了他们人格的魅力与他们的不平凡。而许多看似风度偏偏、气度不凡的人临到关健时刻,却做出了让旁人都会大跌眼镜的举动。

      爱情,会让有些人变得美丽与伟岸,同时也会一部分人变得愚蠢而麻木。不是整天说爱你的人就是爱你最深的人,如果你相信对方对你所说的每一句,那你可能就是大底下最大的白痴!真爱,往往只有在最关健的那一刻才浮出水面。也只有在危难与关健时刻才能将对方的嘴脸显露得淋漓尽致!我们不妨看以下两则真实的故事。

     玲子是我初中的同学,因为成绩比较差,高中没有考上,在家没有待两年就早早嫁人了。她嫁的是一名木匠,木匠人很老实,不善言词,所以平时也就很少与人说话,村里人对他的印象就是:笨头笨脑。就因为他的这种木纳而呆板的性格,有人在背地里赠了他一个小名:木头。前年,玲子病了,听说病得很严重,连行动都变得不变,需要一大笔钱来医治,木头每天从县城做完工回来,就去菜地忙乎,晚上勒上一大担菜,大清早就担往县城菜市场上给菜贩子,然后急勿勿的又赶着去上班,第晚归来时总是不忘给玲子带回一点礼物或一些营养品。吃完晚饭,木头怕玲子呆在屋里闷得慌,就把玲子从屋里背出去散步,村里人有那么一些长舌婆便在他们背后指指点点:清天白日的,一个大男人背个女人在河边走,像什么样?但木头逢人便说:玲子在屋里呆得太久了,出来透一下新鲜空气。玲子在他的精心照料下好起来了,但他却一天天瘦了下去,最后木头倒下了。后来,玲子在给木头洗衣服的时候,从木头的裤袋里翻出了几张木头卖血的单据。玲子什么都明白了,她治病所用的这一大笔钱是木头......  玲子问躺在病床上的木头为什么要这样?木头说:“我不能没有你,孩子也不能没有你......”玲子哭了很久,给木头甩了一句:你真傻!玲子说与木头结婚四年了,木头从来就没有说过一句:我爱你。但木头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去为玲子谱写了一首真爱的篇章。木头的爱,足已让玲子去铭记他一辈子了。

   患难之处显真情。当一个平凡的人用不平凡的行动去感动到对方时,他就已经变得不平凡了。

  我堂姐,不但人长得漂亮,而且手也很灵巧,人又聪明。所以,大伯就堂而煌之的把她嫁给了一名开酒店的老板。这小子姓陈,因为会说话,嘴又甜,深得大伯父的喜爱。大伯父逢人就夸他找了一个好女婿。对堂姐当然也就没有得说了,在别人眼里堂姐是掉进了蜂蜜罐。而去年大年初一的一件事,却让堂姐伤心得差点就要与她的这个有出息的丈夫闹翻了天。大年初一,我们那里家家都喜欢打鞭炮,堂姐的宝贝儿子白天在院子里打了一天的鞭炮,晚上也不知怎么搞的,原来打鞭炮的废纸堆突然燃起了大火,大火很快封了他家的大门,堂姐夫因为白天喝酒太多,半夜被尿涨醒,发现火已经烧到大屋了,情急之下,堂姐夫抱着儿子冲出了大门,出到大门大喊“救火”,一边吩咐人赶快想办法把他的保险箱给弄出来。待邻居赶到救火时,有一村妇问起堂姐时,堂姐夫才想起我堂姐还在里屋。后来,别人把这件事讲给堂姐,堂姐听着就来气:骂堂姐夫是口是心非的、没良心的东西!保险箱还没有她的人重要,闹着要与他去民政局离婚。后来,当然还得大伯父出面解围,替他的宝贝女婿在女儿面前说了一大堆的好话,堂姐才总算善罢甘休。

      “爱”,绝不是挂在口头上的一个简单代名词。它是需要你为你所爱的人用实际行动去表现、去付出的。      

      有人说,距离会让两个相爱人产生隔阂,日子久了,这份感情就会慢慢淡化了。但我不是这样去认为。如果两人真心相爱,在不在一起并不是关键,如果相爱的两个人即便离得有十万八千里也会依然相爱,而且距离还会让对方产生美,滋生一份甜甜的相思。若不爱了就算是睡在同一张床上也是同床异梦。当一对夫妻之间不再有感觉,那就是危机已经来到你的身旁,此时,距离可能就会成为一种感情疏远的最好藉口。
  其实我看过这样的一篇文章,里面有一句话说的好:孤独是因为你拥有的太多,寂寞是因为你想要的太多。事实上也如此,想想看那些离婚的人们,探究一下他们在爱情路上最终选择了分道扬镖,基本上都是因为双方或者一方想得到的太多。在爱情的国度里,无论你是男人还是女人,无论你是有钱人还是穷人,在感情方面都是平等的,当孤独与寂寞找到你时都是你最脆弱的时候,此时如果把握不住,那只能将自己与原先相爱的人分开。

婚姻不是儿戏,它可能并没有最好的而只有最合适的,就有如我们穿在脚上的鞋一样,穿在脚上舒服与否只有我们自己最清楚,一双价格再昂贵的名牌鞋,穿在你的脚上可能并不合适,甚至还会挤住你的脚发麻、发痛,影响到行动都不自如,难道你还会认为它是最好的鞋吗?但一双价格便宜的,款式普通的鞋,可能套在你的脚上,却舒适养脚,而且此此让你的脚走起路来健步如飞,那么,这双鞋对于你的脚来说,它就是最适合的。所以,在这世上有谁敢说自己买的这双鞋是最好的呢?

美女佳人谁都想娶、才子富豪谁都想嫁,但关健是他/她是否会适合于你呢?如果说双方根本就不适合在一起而硬要拉扯在一块,其结果也是不言而喻的。当你费尽周折、煞费苦心的将其追求到手时,最后,你却发现她/他并不适合于你,不管日后怎么磨和,她/他可能都无法去适应于你的生活方式。最后,你们还是得各奔东西。爱情是浪漫的,但婚姻的生活却是现实的,人生苦短,我们何必要去为难自己呢?

婚姻不是要我们去为自己寻觅一位最好的、最优秀的伴侣,这样,你只会像柏拉图那样,最终将自己迷失在茫无边际的麦海里,最后空手而归。我们只有找对另一半就行了,无需在乎于他/她的性格脾气、身高与外表、地位与金钱,只要你自己认为你是爱他/她的,他/她也是在乎你的,彼此都能够接受、能够与之相溶就可以了。彼此间保持一定的距离与独立、多一些宽容与理解、少一些争执与猜疑,给对方一定的私人空间,并且相互坦诚以待,这样的婚姻才能得到长久延续。

婚姻,有如一道道南北风味的菜肴,这世上有人就喜欢食生猛海鲜、有人喜欢食川味麻辣、有人中意咸中带甜的泸菜,而有些人却觉得农家的小葱拌豆腐也别有一翻风味。所以,不一定昂贵或稀有的菜色,就适合于你的胃口,百样米养百样人,你只有找准适合于你胃口的菜色就行了。索然无味的婚姻,有如一潭死水,时间一久就会变质发臭,是走不长久的。所以,婚姻中需要一些激情与浪漫,但浪漫与激情却不能成为主食,主食只有一个,那就是彼此之间的信任与理解、宽容与互爱,一旦这些东西被上帝取回,悲剧便即将上演。  

在恋爱的季节里,你可以不着边际的去憧憬你的未来,甚至可以意乱迷离的想入非非。所以,在爱情的的国度里,是没有谁对谁错的。但在婚姻的殿堂里,我们要面对的却是现实,你也由此要去背负太多的责任。在婚姻的道路上,你只有铭记这样一句话:失去的不是最好的,得到的却是最适合于你的!    

 

爱情与婚姻原创 - 欧阳傲雪 - 欧阳傲雪  


 

  评论这张
 
阅读(925)| 评论(5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