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欧阳傲雪

最平凡的也是最真实的!

 
 
 

日志

 
 

沉默羔羊……【原创】  

2008-02-23 04:43:18|  分类: 散文 诗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辉儿,我的可怜的儿子,你怎么就这么狠心的扔下娘走了。辉儿……我可怜的儿呀,我糊涂呀,怎么就不知道昨晚送你上医院呀……辉儿”我被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喊声惊醒,我看了看桌上的闹钟,还不到七点,窗外白茫茫的大雪把屋内映得通亮。昨晚应该是下了一夜的大雪。我妈从外面匆匆的走进了我的屋说:“辉儿死了,这孩子真可怜”。

“怎么可能,昨天上午我还看到他呢。”我一点也不相信。辉是我的同班同学,也是我的邻居。我匆忙起了床,与我妈一起去了辉的家。他母亲与她二婶正在为辉收拾床铺。

辉的尸体已被人抬在一块门板上。村里有很多人都在他家进进出出帮忙张罗。走进辉的睡房,我简直被眼前的状况吓呆了。

辉的床前扔了一大堆带血的纸巾,床单上也留有很大几滩血。辉的一条淡黄色的保暧内裤几乎被血染了一大半。辉的二婶在收捡辉的床铺时,发现辉的棉被破了几洞。因为辉盖的这张棉被是新的,这突然多出的几破洞一定是她的儿子痛得挣扎时留下的。

辉的母亲看到这一切时哭得更是厉害。

“辉儿,我可怜的儿,你这么痛为何不叫娘呀,我太傻了,为什么就不知道昨晚送你上医院,我怎么就那么蠢呀!……我怎么就那么蠢呀……你怨娘吧……”辉的母亲哭得一声比一声凄惨。很多在劝他母亲的人都在抹眼泪,我实在看不下去了。我妈在拉劝辉的母亲里,我妈也在哭,这孩子实在太可怜。

我走出辉的睡房时,辉的父亲在给辉整理衣服,一边还在流泪。

“这孩子太懂事了,就是投错了胎,不该生到这么穷困的家里,

前几天,他拿回通知书,给我看,数学只考了60多分,我就打了他,这孩子没有哭,我罚他跪洗衣板,不给他晚饭吃,他就真的跪了一整个下午,她妈把他从地上拉起来的时候,他的两腿都站不起来了。

这孩子晚饭也没有吃。到了晚上我和她娘都睡了,他走进我的房间,对我说:“爸爸,其实,我也好想把学习搞好,可我真的很用心的听了,努力的学了,我真的一点也没有偷过懒的,可不知道为什么,一到考试,我就是考不到好分数。老师不喜欢我,同学们也不喜欢与我一起玩。爸,我还是不读了,这样下去,我只会浪费家里的钱。我现在可以干农活了,回来帮妈妈种菜、卖菜。早一点为家里赚钱。”听到他说出这些,我从床上跳走来,又狠抽了他几个巴掌,还骂他:蠢东西,没出息!”我和他娘都没有读过什么书,也就没有能力去辅导他,只知道他成绩不好,对他不是打就是骂。这孩子在我们家里,吃又没有吃过好,穿也没有穿过好。我前世是造了什么孽呵,让孩子跟着我受这样的苦。辉儿,来世你就投个好地方吧。辉的父亲应该是哭了很久了,向边上的人讲述这些话时,声音很沙哑。

我们那里有一个风俗,少年亡(也就是未成年就死了的人)是不能摆在家里很久的,当天死,当天下葬。还未到中午,辉的尸体被人抬进了一个白色的木箱里,然后就被人抬上了山。

后来,我母亲责骂辉的娘实在太蠢了,我也就陆陆续续才从我妈的口里得知辉死前一天的事情。

    辉死的前一天突然说肚子痛,他家里人以为是受了风寒或者是吃了凉的东西,也就没有太在意,而在晚上9:00左右,辉说要上厕所,他母亲扶他去厕所,结果辉拉出来的是一滩血,这时,天下起了大雪。

 “辉儿,如果很痛,就送你上医院” 他母亲问

 “妈,上医院是不是要花很多钱,听爸说,他上次住院的钱还是向二叔借的。” 辉问他母亲。

 “再要钱也得治呀!” 辉的母亲回答。

辉的母亲身体瘦小,而且有一个怪毛病,天气一狂风,眼睛就会流泪。在扶辉去屋外上厕所的时候,就抹了好几次泪。

 “不是太痛,天太夜了,而且外面又下着这么大的雪,明天早上再去医院吧” 辉说。于是,他母亲给他倒了一杯热茶。

“妈,去睡吧,我没事的。如果明天早上还痛的话,你就送我去医院”辉在催他母亲去休息。辉的母亲给辉拢了一下棉被,就回了睡房。

第二天,也就发生了文章开头的那一幕。

沉默羔羊……【原创】 - 欧阳傲雪 - 欧阳傲雪     对辉的印象,我真的很少。

辉喜欢一个人默默的坐在最边一排座位的一角,默默的看着嘻笑打闹的同学。而在课堂上,辉也是一个人默默的听着课,默默的写着自己的练习本,辉太平常了,长相平凡,学习成绩也一般,几年下来,学校的老师与同学几乎差点忘记了辉存在。辉从来就不会与人发生争吵,因为他根本就不会与人去争抢什么东西,还隔三差五的被调皮的男生欺侮,即便是这样,他也是对着其它同学嘿嘿一笑了之。

一次下课后,辉从我的座位旁边经过,不小心将我的一本语书擦掉到地上,由于外面下了大雨,教室的地面很脏,我的书掉落到了地上,而贴地面的两页即刻就成了大花脸,辉马上从地上将我的书捡起来,起初用手去擦,脏块面积却越来越大,后来,辉用他的衣服去擦试,但还是没有擦干净。我很生气,非要他赔新书给我,我的几个死党也跑来帮腔。辉马上跑回自己的座位,将他的书拿给我,说与我换。

说实话,即便是这样,我还是觉得很不开心,只怪辉实在太平凡、太不起眼了。

大学毕业后,我就出来外地工作了,在外几年,这次我回家看望生病的母亲,因为我选的假期是三月份,正值春暖花开,而张家界的三月真的很美,空气湿润润的,感觉很是不错,于是,我带了家人包了一辆的士上山旅游。而在车子经过一个小山坡时,我看到了一棵长得很古怪的松树,说他古怪,是因为这棵树的主干不长,却长了好几道弯。在这棵树的下面,有一个堆满枯草的小坟。我姐说,这就是辉的坟。

辉的坟真的是很小,如果铲去这堆长长的枯茅草,辉的坟可能小得只有菜农种菜时堆的肥料堆那么大。而就在山上面,有好几个用水泥堆砌的坟墓,除了大得夸张的墓碑外,还有专门的水泥排水沟。而辉的这具小土堆与这些大坟相比,显得十分寒碜。

一只瘦长的灰狗在辉的坟前枯草堆上用鼻子嗅了几下,张开后腿洒了一泡尿就顺着山下飞奔而去。

中学到高中,辉与我换的那本语文书,我一直存放在箱底,而大二那年,我妈在清理我的箱子时,合同一堆旧衣服一并送给了村里那位收破烂的,就因为这事,我还差点与我妈争吵起来,我责怪母亲没有经过我允许就乱动我的东西,我妈觉得为我清理出了一大堆不作用的东西,非旦没有得到我的一句贴心话,反而还招来一顿责备,也觉得有几分委屈。

人的生命是如此的脆弱,而人的一生又只有短短的几十年,时间一晃而过,我们真的没有必要为一些小事与周边的同事或朋友去斤斤计较甚至还去大动干戈。虽然我们所赚来的钱真的不多,但我们却也能衣食无忧,健健康康的活着,这已是我们最大的幸福!

“送人玫瑰,手留余香”尽自己的一份能力去帮助那些挣扎在穷苦线上的人们和那些因为无钱治疗而饱受病痛折魔的人们,让他们从沉痛的阴影里解脱出来,也许,这就是我们一生中所做的一件最有意义的事情!

沉默羔羊……【原创】 - 欧阳傲雪 - 欧阳傲雪  

  评论这张
 
阅读(438)| 评论(1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