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欧阳傲雪

最平凡的也是最真实的!

 
 
 

日志

 
 

傲雪原创 《感动》  

2011-12-16 07:38:52|  分类: 人物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傲雪原创 《感动》 - 欧阳傲雪 - 欧阳傲雪

前言: 

在这个物欲横流、欺蒙拐骗、假货当道的年代,步步似乎都存在着陷阱,而处处似乎都是被人布控的骗局。于是,人们小心翼翼的行事,害怕受欺骗,害怕受伤害。人与人之间的交往都已蒙上了一层虚伪而厚重的面纱,而诚信与真诚似乎一夜之间变得是那么的遥不可及。于是,我们会不断的反问自己:这个社会到底是怎么啦?而当你转过身去,有一天,当你身处困境或需要帮助的时候,那些平凡的甚至是与你俗不相识的陌生人,向你伸出一只温暖的手,给你一个鼓励的微笑,有如一股冬日暧阳,刹那间渗透了你的全身,让你顿时体会到了真诚的可贵!真情的感动!

 

《落八》

“爷爷,我来载您吧”,正在急着赶路的父亲着实被身后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当然,这并不是因为父亲胆小,只是这个时候已是很夜了,加上山这边不远处就是一大片坟地,这个时候,突然从背后蹦出一个声音来,能不让毫无思想准备的父亲吃一惊吗?父亲这天是去山那边姨姥爷家吃喜酒,可能是姨姥爷家人对父亲太过热情,非要留下父亲吃了晚饭才勉强放了人,父亲没有赶上回县城的末班车,只能择选了一条就近的石子小路往家里赶。

   “爷爷,太晚了,走路也太辛苦了,还是我载您一程吧”父亲转过头时,一辆自行车已经在他身边落下。因为夜色太浓,父亲与他面对面时才认出了来人是我们家后面的邻居落八。

傲雪原创 《感动》 - 欧阳傲雪 - 欧阳傲雪

 

“落八”这个名听起来一定会有些奇怪吧。因为,他在他们家里是排到最后,加上又是第八个,所以,他父母就索性给他取名叫——落八。他叫我父亲“爷爷”,其实,父亲比他父亲还要小十几岁呢,只是父亲的辈份比他父亲还要高出一辈,我们那边的人都喜欢按辈份来叫人。

   父亲吃惊的另一原因是:他父母为人刁钻,在村里是出了名的。这些年来,他母亲几乎与周边所有的人家都吵过架,在我们那一块,可以称得上是臭名远扬。他母亲早些年也一直与我母亲不和,有次还差点大动干戈。两年前,因为我家里的一只猫被他母亲给毒死了,我姐为这事跑到他家里大闹了一场,这几年,我家与他们家几乎就成了仇敌,老死不相往来。他现在突然主动叫父亲坐他的自行车,父亲能不感到惊讶吗?

   父亲看了看落在他身后的落八,又瘦又小的个头,再瞅瞅他推在手头上这台残旧得只落下两个单薄车轮的自行车,父亲摇了摇头:“孩子,你自己骑车回去吧,我如果坐上去,你的这辆自行车就可能要彻底报废了,我走路就行了,反正也不远了,一会儿就可以到家。”“爷爷,您如果不肯上来,那我就陪您一起走吧。”落八真的就推着车走到父亲的身面。走了一小段,父亲觉得这样让人陪着走,心底感觉有点过意不去,于是,回过头去对着落八说:“孩子,你太瘦了,还是我来载你吧”。“爷爷,您能行吗?”他马上停下来,一脸迷惹的问父亲。父亲拍拍胸门说:“你看看我的个头,载你应该是没有问题的。”落八急了:“爷爷,光线不好,你年纪大了,看不清路面呀”。“这路面是白色的,其它地方是黑色的,这黑白两色,我还是分得清的。”亲不容分说,上前一把接过他手头的车。可能是父亲这句话说得太早了一点,不知是石子路不平,车子颠簸得太厉害,还是因为是父亲坐上车后,车子不堪重压,车子骑出去不到一里路,后车胎就爆裂开来。父亲从车上落下来,心里有些愧疚:“这孩子,就是不听我讲,看看,爆了吧,明天,我去给你换一只胎。”“不用了,爷爷,这辆车本来就很旧的了,我明天去找人补一下就可以了。”落八一边说,一边走上前去,接过父亲手上的车。“爷爷,路不好走,光线又不好,我在前面推车,您就跟在我后面走”。落八推着叮叮作响的车走到前面,不时的回过头来叮嘱父亲小心一点。这晚,父亲敲开家门时,已经是十点多钟,这个时候,保姆与母亲都已经入睡了。

傲雪原创 《感动》 - 欧阳傲雪 - 欧阳傲雪

 

   在这一年的冬季,父亲提前找风水先生选好了日子要给爷爷迁坟,并要给爷爷、奶奶一起立墓,而这一次,我也被父亲叫回了老家。

   这天一大早,村里来了很多壮年的男人,其中也有一些是我们家的亲戚。这天,早饭过后,落八也跑到爷爷的坟地来帮忙了。其实这天,父亲并没有请他来帮忙。他一直在旁边拿铁铲铲土,后来又在车上面帮手卸碑,石碑很重,差点还压住了他的脚。一直忙到大中午,才算完工,父亲与保姆也忙乎着已经做好了两大桌饭菜端进了饭厅,正等着这些帮忙的人回去吃饭。

   父亲一面递烟,一面说了一堆感激的话,邀这些人一起入席,而落八却起身说要回去,父亲跟着他追出门去。“爷爷,饭我就不吃了,帮姥爷移坟,也是我这个做晚辈应该帮忙的,反正今天我们家里也没有什么事。”他一边说,一边还是执意的往院子走。父亲上前一把抓住他的手:“这孩子,怎么跟我还讲起客套呢?到了吃饭的时候,就吃了饭再走。”父亲急着一直把他往客厅里面拉。“爷爷,您看我现在满脚的泥巴,也没换鞋,都把你们家的地板给弄脏了,今天,不是我跟你讲客套,只是我的病您是知道的,万一咳嗽起来,就会吐一堆带血的痰,这样会得罪到饭桌上其它的人。不要因为我一个人,弄得满桌子的人吃得不痛快。”父亲犹豫了片刻,可能觉得他说的话也有一定的道理,于是,要他稍等一下。跑进厨房,招呼保姆打了两碗饭菜递到落八的手中,要他带回家吃,父亲送他到院子外面时,我看到父亲从衣袋里面掏了一点纸钞往他手上塞,但还是被他退了回来。“爷爷,您这样就是很见外了,把我当外人看。给姥爷移一下坟,这么一点小事,根本就算不上事。菜我接受了,钱您收回去。”他一边说,好像还有点生气的就往外走。父亲站在院子中间,掺着被落八退回来的纸钞有些不知所措。落八已经走出了院子,回过头来对着父亲说:“爷爷,回屋去吧,屋里还有一堆人等着您去招呼呢,以后,您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的,您尽管开口就行了,只要我能帮得上的。”落八一边说,一直直朝父亲摆手,示意父亲赶紧进屋去。父亲摇了摇头:“唉!这孩子……”。

傲雪原创 《感动》 - 欧阳傲雪 - 欧阳傲雪

    而在第二年春天,我再回家的时候,父亲告诉我:落八已经死了。父亲在客厅沙发上对我叙述起那天晚上,落八执意坚持要用车载他回家的事时,父亲到最后的声音几乎是哽咽的,我看到了父亲眼圈已经开始泛红……“上楼去睡吧,这孩子不容易,太懂事了、死得也太惨了,太可惜了,父亲又一次摇了摇头……”父亲一连用了好几个“太”字。父亲自己径直朝卧室走去,我想,父亲这一刻催我上楼休息,可能是怕我看到他此刻的伤心与难过吧。

   听村里人讲,落八是在腊月二十三的那天晚上,乘家人熟睡,他自己把头倒栽进大水缸里淹死了。第二天,他的母亲起床才看到他倒栽在水缸上,这水缸的水还是头天晚上,落八自己用两只胶桶从隔壁他二叔的水井里面一担一担的挑过来的。

  他家人在给他整理遗物的时候,在他的枕头下面压着一张纸,是写给他小哥的。

 

小哥:

     还有几天就要过年了,我不能与你们一起过这个春节,我走了,以后,你要多一点照顾爸妈。

这些来年,我的这个病已经花费了家里很多钱,父母挣这几个钱不容易,你今年都快二十好几了,还没有成家,父母为你的事着急,看着村里与你同龄的那些人小孩都有两个了。女孩子娶不进来,一直就是因为钱的问题。我们家本来就穷,如果连彩礼钱都拿不出来,又有那个女人愿意嫁到我们家呢?如果我再活下去,父母就还得在我身上继续花钱,你结婚很需要钱,而我活着一天,就会阻住你晚成家一天。不能再这样继续下去了,我们家里的条件不允许,而我自己也不想再活下去了……

因为我现在的这个病,弄得很多人都不敢到我家里来串门,担心怕被传染。我走后,家里负担会轻松很多,你也就可以早一点攒钱娶妻生子。

家里的那一片杉树林现在也快成材了,这也是我们家现在唯一日后可以变卖成钱的东西,我死后你们就把我葬到那里去,我在那里守着它们……

小哥,你要劝一下爸妈,不要再因为一点点小事,就与村里人吵吵闹闹,这样对我们家影响不好,也会气坏自己的身体。

下辈子,我一定要投胎做一个身体硬朗的男子汉,挣钱来好好孝敬家人……小哥,争气一点,努力一点,希望我们家的环境能尽快的好起来……

 

                                明云绝笔

                               200*年*月*日

 傲雪原创 《感动》 - 欧阳傲雪 - 欧阳傲雪

 

落八死后的当天,他家里人为棺材发愁,派人去了木器厂去问,结果买一顶最差的杂木棺材也要二千三百元,他家里一下子还真拿不出那么多钱来,后来,他二伯母答应说可以把她的棺材借给他睡走,但他二伯母的子女担心他们家日后不还或者还不起这幅棺材钱,所以,就坚持要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给足二千元现金才能抬走棺木。

在我们那边的风俗,未结婚死了的孩子,就得当天入土,不能在家里摆放过夜。因为棺木的事就闹了大半天,也没有一个结果。下午时份,还是老组长发话了,要村里人每家每户都捐献一点钱出来,先让他们家凑足棺木钱。于是,你五十,他几十的都开始拿钱出来交到老组长手上。说到这里,一定会有人问:怎么这些人都这么小气?农村人,喜欢礼尚往来,一般随礼都是按别人当初他们家整酒席时,别人给到他们的礼金去回礼,而落八家里,平时给到村里人的礼金也就是30-50元,所以,他家有事时,别人也就不会拿出多的来。父亲那天也去了,直接拿了三百元塞到落八母亲的手上就走人了,临走还要他小哥到我家,把堆在杂屋房的十多只冬瓜给挑了过去,父亲说他们家整这场事,要菜吃,用得着。

后来有一天晚饭桌上,当母亲得知父亲给到他家里几百元时,母亲说:“我们家儿子结婚时,他们家才上了50元的人情,你却去了三百元,还白送了两大担冬瓜,他那个娘成天就知道占人便宜,根本就不知好歹……”母亲还在喋喋不休的想说下去,被父亲一下喝停了:“妇道人家,懂什么?”

落八后些年的事情我不知道,因为我读完书后就出来工作了,而他小时候的一些经历,我还是知道一些,小学时,他读书的成绩不错,在班上一直是第一名,但他家里小孩太多,而他们家本来就很穷,在读到二年级时,他们家就不准备再送他上学了,结果还是他的班主任一位姓唐的女老师给他垫付了学费,这样,他才勉勉强强的继续上了两年学,到五年级时,那位女老师结了婚,怀了孕,因为经济条件所限,就没有再供他学费,于是,他就辍学在家了。而再过了几年,就传出他得了肺结核,那里,我放假在家,就经常听到他的咳嗽声,再后来,就听说他到了结核病晚期了,连续咳嗽,咳得脸红脖子粗的,最后,就听说到了晚期,这种病即便到了晚期,也不是没得治,只是需要一笔钱而已,只是他家里实在拿不出来。

今年回老家时,他家的大门紧锁,屋前杂草枞生,父亲说他小哥今天因为偷盗被公安抓了,判了四年半,现在还在蹲监狱,他另几个哥都上广东打工去了,他父亲去年病死之后,他母亲就随大女儿走了……只是那片杉树林依然……

傲雪原创 《感动》 - 欧阳傲雪 - 欧阳傲雪

 

 

后记:  

“人穷志不穷,逆境造成人才”这两句话可以成为激励人在困境中前进的标语,但绝对不能视为一成不变的真理。当然,在现实生活中,我确实也看到了一些在逆境中成长起来的人才,但贫穷,在当今社会,绝对不是一件好事,贫穷有时会毁灭一个人的前途,吞噬一个人的希望,到最后还会扼杀一个人的生命!这就是贫穷的悲哀。

俗话说:“好人有好报,善有善终,恶有恶报”,我看未必。有些人敲诈勒索、坑蒙拐骗、一辈子干了无数起缺德又缺心的事,害人无数,可他们却还好端端的、逍遥自在的活在这个世界上。人间,世事难料,很多时候,很多事情,并没有按常理去出牌、去发展,好人并不一定有好报,尽管如此,但我们还是要去做好人,做善人……这也只是等到临死的那一天,自己的内心不会感到不安与愧疚吧!

傲雪原创 《感动》 - 欧阳傲雪 - 欧阳傲雪

 

  评论这张
 
阅读(847)| 评论(2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