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欧阳傲雪

最平凡的也是最真实的!

 
 
 

日志

 
 

[傲雪原创] 傻女  

2011-10-27 03:43:14|  分类: 人物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傲雪原创]  傻女 - 欧阳傲雪 - 欧阳傲雪
                                             

《傻女的童年》

傻女的外表与样子跟正常人没有什么区别,只是大脑反应总比平常人慢两拍,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反应迟钝,加上她有一个名副其实的傻子父亲,在村里隔三差五的总是整出一些莫明其妙的事出来,而且说话也是傻里傻气,于是,村里人给她父亲送了一个难听绰号“二百五”。既然是二百五的女儿,而脑子又跟他一样的不灵光,村里人便又给他女儿一个外号——傻女。傻女坎坷与心酸的家庭出身就似乎注定了她日后的贫困与痛苦。悲惨的命运几乎在傻女出生的那一刻就伴随而来。在这里,我没有半点要去诅咒她的意思,何况说起来她还是我的同学。

傻女出生才四个多月就死了母亲,听村里老人讲她母亲是得了一种什么月子病死的。反正,我那时也不懂什么是月子病,而随着年龄的增成,我也就逐渐明白了很多事情。村里的一些女人讲,傻女的母亲生下傻女才十几天,她父亲就与她母亲同房了,才导致了傻女的母亲落了一个大出血,医生请了很多个,都没有看好。在傻女四个多月的时候,她母亲就死在床上,当时,村里有些妇女也去看过她,说是样子很惨。

傻女母亲走后,因为没有奶吃,二百五就想把她送人,但送了好几次,都是被人又送了回来。不知道是因为那些人家知道了是二百五的女儿,担心日后孩子脑子不灵光还是不想再收养一个女儿,反正就是没有一家愿意收养她的。后来,二百五就再也不想送了,干脆就把她留下来自己用米糊来喂养。傻女就这样吃着米糊长大了。

在傻女六岁的时候,二百五也像常人一样,把他女儿送到了幼儿园。不知道是米糊营养成份太少,还是傻女先天遗传了她父亲的基因太多,在幼儿园时,傻女几乎就成了被其它小朋友欺侮的主要对象,一是因为她学习超差,二是因为她又不怎么讲话,整天只知道在一边傻傻的笑。通常一个拼音字母写上几百遍,而到最后老师听写时还是写不来。老师骂她:比猪还蠢,比牛还笨。有一名从外校调来的音乐老师索性送了她三个字:蠢得痛!

傻女因为反应迟钝,学习太差,幼儿园读了两个,一年级读了三个,留读的主要原因,老师说是怕她升上去跟不上班。中学的一个周末,我在回家的路上碰到傻女,那时听说她在读二年级了。

再后来,我上了高中,听说傻女没再去读书,停学的理由是——老师说她年龄太大了,在小学教室里面与其它学生呆在一起,很不协调,而且怕影响到其它学生的学习。辍学在家的傻女就整天跟着她父亲做农活,忙家务。

 可能是太早就接受强重的体力活太多,或是遗承了她父亲的基因太多,傻女体格粗粗大大,这一点象极了她的父亲,所以,在傻女十五、六岁的时候,看上去已经像农村的大姑娘了。傻女虽然反应比一般人差一点,但做起农活来,还是很卖力的,养猪、做饭,种菜,然后去卖菜,傻女几乎什么农活都会去做。

 

《双抢》

六、七月份是一年中最热,也是农村最忙的时季。“春争日,夏争时”,江南一带的农村大都是种植双季稻,一季早稻、一季晚稻,而晚稻是早稻的连作,换句话说,一送别早稻,就要迎接晚稻,人们不敢有丝毫懈怠,不然的话,这一年晚稻的收成就成了问题。这样的时节,农村人没有半刻闲下来的功夫,几乎是在与时间赛跑, 于是,有些地方的农村干脆取了一个名词:双抢。抢什么?抢收,抢种,抢着割稻,抢着插秧。抢速度,抢农时。因为水稻是喜温作物,最好是边割早稻,边插晚稻;如果积温不够,晚稻就抽不出穗,扬不了花,减产自然不在话下,甚至颗粒无收。抢完早稻之后,马上就要赶着把晚稻秧苗插播下去,而通常在这个时间,地里的花生、黄豆、绿豆、红豆也凑热闹似的成熟了,如果不及时抢收回来,成熟的黄豆与绿豆外壳就会被太阳烤裂开来,裂开的豆子散落一地,而成熟的花生如果不挖起来,很大一部分就会开始生根发芽,这样就极大的影响了收成。

学生放暑假的时候,田间的早稻也渐渐地黄了,农事一开始,割稻便指日可待了。每逢这个时节,从张家界的山上会走下来一批青壮年,他们三人一组,五人一队,队伍十分壮大。他们下到农村,帮忙抢收稻谷,乘此机会赚一点辛苦劳力钱。一些没有劳动力的家庭就会出钱雇用他们,也有一些家里田太多的,也会雇用一些这样的劳动力。钱会赚到一些,但很是辛苦,所以,我们本地方的人很少去干这类差事。而傻女在这个时节,就加入了割谷大军这个行列,但村里人给傻女出的工价并不高,一是因为她人还只是十几岁的孩子,二是因为傻女这人憨厚老实,给多给少也不会去同人计较。双抢时节,村里出不起价的人家就会请傻女过去帮忙。傻女家里田不多,在收割完自家的早稻后,赶着插完晚稻秧苗,她就开始给别家人帮忙了。

早稻收割的那几天,家家户户能帮得上忙的成员几乎全部下田了。收割稻谷也会讲求效率与速度,所以劳动力也有分工,青壮劳力一般去搂稻或打谷,老人、妇女和小孩要么割稻,要么当打谷的助手,比如递稻把、捆稻秸,或把谷子分装起来。成熟的稻谷田垄里到处可以看到人影忙碌着,如同一窝兴旺的蜜蜂。热浪一阵阵的从田间的那一端涌到这一端,但这并没有影响到收割人的进度,一望无边的稻田,半天就收割完了,脱完谷子的稻草马上就会被妇女和老人扎成的稻秸一排排的立在田间,而每户人家的院子的稻谷也就堆成了小山,小孩与老人就忙着在谷子摊开来晾晒,打谷子与挑谷的人,一般都是家里最得力的青壮年劳动力,碰上体质不好的,在这样的环境下,真的会窒息。

这几天,天气异常的闷热,所以,很多人家都会赶在一大清早就下田了,傻女拿着割谷刀跟了李大婶的老公与大女儿下了李大婶家田。稻谷上还有很多露水,谷子割下来捏在手上显得特别沉,沾满了露水的谷穗叶子贴在傻女裸露的那一节手臂上,划开了一道道的口子,但傻女顾不了这么多。在收割完一块田的时候,李大婶的小女儿就跑到田间叫傻女与她的家人回去吃早饭了。这时,虽然才是早上八点多钟,但太阳已经挂得老高了。李大婶家的伙食做得并不算丰富,除了一道煎鱼外和一道辣椒煎蛋外,剩下的就是几道青菜了。如果那些请专业割谷劳动力的人家,饭桌上一定少不了大鱼大肉。因为,这些割谷人今天割了这家,明天就会去到那一家,他们会说出去,那家老板伙食如何,那家老板的饭菜味道做得怎样,那家老板又待人如何?而大凡能出价请得起这些专业割谷人的人家,一般都是极要面子的,所以,伙食一定不会输给别人。

李大婶的家境本来就不怎么好,能做出这几道菜也是算不易了。傻女本来就不怎么说话,请她的人家也就料定她不会去到别家评说自家的伙食状况。吃完早饭后,太阳已经变成了亮白色,白得有些刺眼,知了在池塘边的柳枝上开始鸣叫。

傻女这次跟着下了一块低洼处的烂泥田,这种田一般人都不喜欢下去的,全是淤泥,站在田里,想向前移一步都要费很大一股力气。傻女是没有选择的,主人家是什么田,你就得下什么田,在放倒了一大半稻谷的时候,太阳已工升到头顶了,太阳直射在头顶,没有一丝风,而傻女腿下面的淤泥也开始变得有些烫脚,一股热气直往傻女身上串,她今天感觉头有些晕眩。在收割完这块田的时候,傻女几乎就要倒下去了,好几次,她很想找一个地方能坐上几分钟,但这一大片烂泥田里,没有一处可以落座的地方,更何况主人还在忙着收割呢。还好,已是中午时份,主人李大婶喊回家吃午饭了。中饭的这顿饭菜,傻女什么味也没有吃出来,味同嚼蜡。午饭过后,稍作休息,因为正中午十二点半到下午二点左右是太阳最毒的时候,这个时候,一般人家都不会下田干活,怕中暑。李大婶老公在一点半左右就开始收拾刀子,挑着谷筐,吆喝着他的女儿就往田间赶了,傻女当然也得一起跟着去。总不能主人都出工了,你还在休息吧。

中午休息了一个多小时后,傻女感觉头清爽了好多,,但镰刀似的阳光,划过肌肤,晒得裸露在外的皮肤都有一种炽热的痛,下午还有两块田要赶着收割。傻女喝了一大杯子茶水就下田了,在下到第四块田的时候,傻女感到胸口堵得发慌,面色红得像关公,眼神有点分不清方向,晕眩一阵接着一阵,她强忍着跟着旁边的人机械的挪动着自己的躯体,她头晕眩得几乎快让她整个人都倒趴下去,她只能一直往前割,她是别人花钱请来的,总不能干活还拉在主人的后面。傻女每往前移一步,都觉得身体快到坠落到前面的稻穗上,刚下田时,她还知道口渴,嗓子干渴得快冒烟,虽然一个劲的喝水,但水马上就随汗排泄出来,此时她已经感觉不到口渴了,只觉得全身堵得发慌,四肢乏力,神思恍惚,糟糕!左手无名指被镰刀割了,指甲翻开一大半,鲜血淋漓。傻女蹲了下来,忍着锥子钻心般的疼痛,用右手食指把裤袋里面的里布掏了出来,用割谷刀尖刺了一个小破洞进去,撕下一缕布条,由牙齿配合着,包扎了伤口。前面的李大婶一家并不知道傻女蹲着在干什么。包扎之后,傻女继续割稻,由于疼痛,左手无法用力握紧稻秸,速度慢了很多,但眼看后面的李大婶家的大女儿都快要赶上来了,傻女咬紧牙关,奋力向前,终于抵达了田埂。

停下刀子的那一刻,傻女才意识到被割伤的手指异常的疼痛,十指连心的疼,为了掩饰痛苦的表情,她低下头,提起上衣的下摆,端详撕裂的缺口,黄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滚落,从眼角滚落,落在割谷刀上,溅起淬火般的声响。总算是熬到了收工,晚餐桌上,傻女看不清桌上是几道什么菜,随便吃了两口就起身了,她仿佛感到眼前的桌子都在晃动。

傻女接过李大婶递过来的二十元钱,来不急清点塞进口袋,就急匆匆的往家赶。伤口的疼痛加上过度的疲惫,傻女扯起被汗水湿透的上衣下摆,擦干泪花和汗水,回家了。她来不及换掉一身被汗水浸透的衣服,甚至来不及洗一把脸,就直接向床上倒去。

没有开灯,一群蚊子围在她身边飞来飞去,她脸上和手臂上不一会功夫就沾了十几只饥渴的吸血蚊。他父亲从外面走进来的时候,本想叫傻女起来去外面纳凉,但扯着嗓子叫了好几遍也没有人应声,这才走进傻女的睡房,一看傻女直直的躺在床上,身上露出的部位全部叮满了蚊子。再去推傻女,傻女才吃力的回了一声“呵,好累!”侧了一下身,又睡了过去。

江大婶来到傻女的窗户边,对着里屋就喊:“哎!傻女,明天去我们家帮一天忙吧,工钱不会少过李大婶家的,怎样?”傻女应了一声:“不舒服,不去了。”然后,又晕睡了过去,他的二百五父亲以为她只是太累,也就没有多想,去到邻家找人打屁聊天去了。等到他深夜再回到时,傻女在床上不断在哼哧,他拉开灯,发现傻女头上大汗淋漓,上身不停在的抽搐、嘴里又在不断的呕吐,他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不妙,抓了一节手电筒,风急火急的往乡村医疗站的徐医生家赶去。

徐医生过来了,看到几乎气息奄奄的傻女,疹断她是严重中暑。药费加上吊针水钱,一共花去了19元,傻女顶着大太阳,如此辛苦劳作了一整天,本以为赚到手的二十元,就这样一下子全送出去了。她二百五的父亲送走了医生,在院子里面长叹了一口气:“唉,今天算是白忙乎了,就赚了一元钱,早知这样,还不如不去帮这个忙。”

休息了两日,傻女觉得身体好多了,这时,她又被人请去下塘摘菱角,菱角这种东西长在水里,很容易招惹蚂蟥,所以傻女下去摘半天菱角,上到岸上时,通常双腿会沾上好几条吸血蚂蟥。双抢这段时间,虽然很辛苦,但傻女觉得还是有点收益,因为毕竟还赚了点零花钱。

 

《傻女的不幸之夜》

大年初二,家家户户都是拖儿带女的去走亲戚看朋友,屋里就剩下守家的老人。傻女的爷爷、奶奶,在傻女出生前就死了,所以,她父亲出门了,傻女就只能一个人留下家里守屋。

春天的夜来得早,不到七点,天就完全黑了下来。傻女随便弄了一点大年三十的剩菜下到锅里热了一下,吃了一碗就睡觉去了,有人会问,这大过年的,她为何不看一下电视节目呢,她家原本是有一台小黑白电视,但在一个多月前就坏了,她父亲送去外面维修,到了过年,别人的维修店老板都关门回家过年了,所以,她家的电视也就没有拿回来。

傻女的父亲这天深夜都还没有回去。傻女觉得困得要命,关了门,倒头就睡下去了。半夜,傻女家的大门被人撬开,溜进去一道黑影,直向傻女扑了过去。还没有让熟睡的傻女反应过来,黑影已经将她的棉被翻开,用枕巾塞住了她的嘴巴。就这样,傻女眼睁睁的被这个男人给强奸了,而等到傻女的二百五父亲回到时,正好赶上那个男人穿好衣服出门,与他碰了一个正着。

那天深夜,熟睡的村民被傻女的父亲粗暴的叫骂声给吵醒,一些爱看热闹的男男女女全部往傻女家跑去。傻女呆坐在床上,蓬头垢面,目光呆滞。强奸傻女的那个男人就是住在他们隔壁家的那户人家的大女婿。这个男人平时就是游手好闲,小偷小摸的不着正调,而这次是来他岳父家跟他老婆一起来拜年的,因为吃了晚饭天色已晚,他岳父母才让他们留下来住一晚,谁想他就长了这种歪心思。他岳父与他老婆赶了过来,一直对着他叫骂。傻女父亲叫嚷着要去报警,被那男人的岳父母拉到了一边,低声的说了好一阵,“不行,绝对不行,我女儿就这样被他这样糟蹋了,我要跟他没完”。傻女父亲又在开始叫嚷。村里一群小男青年站在一边一直在交头接耳的谈笑。后来,村长也来了,把傻女父亲叫到了一边,还有那个男人的岳父与老婆,又谈了好一阵,最后是以那男人拿给傻女父亲一千三百元做了了结,众人这才纷纷的散去。

自这件事以后,傻女很久都没有出过家门。在几个月后的一个下午,我从学校回来,经过她家门口,傻女正拿着一把竹扫把打扫院子,冷冷的看了我一眼,就向里屋走去,目光有几份呆滞。

俗话说:好事不出门,坏事就传千里。傻女的这件事,不到几天,方圆几十里的人就都知晓了。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到了出嫁年龄的傻女,却迟迟就等不到几个媒婆过来说亲。一定会有人说:现在是什么年代呀,都是自由恋爱,还要媒婆干什么。是的,现代的年青人都是自由恋爱,父母大人只有参考权。但傻女的情况与处境与一般人家不同,傻女本来就是一个沉默憨厚的女孩,家境不好,再碰上一个二百五的老爹,想找一个条件好的婆家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而加上后来的这件事,就是条件一般般的人家都开始有些嫌弃她,挑剔她。虽说后来有几个给她说媒的媒婆进了她家的门,但都是给她介绍的不是三、四十岁死了老婆的男人,就是瞎了一只眼或是瘸了一只脚的,听说有一个还是断了一条腿的男人,傻女的父亲一听,就推掉了。所以,傻女的婚事,只能是一拖再拖。

 

《出嫁》

   这是一个秋季的午后,媒婆终于敲开了傻女家的门。来人是向傻女父亲提亲的。傻女今年已经是二十七、八岁了,再嫁不出去,村里人开始议论纷纷,傻女的父亲整天为这事在发愁呢。看到傻女到了这个年龄还没有嫁出去,傻女父亲对男方的条件与要求也就跟着降低了很多。媒婆这次说的不是残疾的男人,也不是死了老婆的男人,但男方的条件也好不到那里去。对方是一个离了婚的男人,离婚的原因就是与那女人结婚都十多年了,也没有一男半女,去到医院一检查,才知道是女方身体有问题,生不了小孩。男方父母肯定不能接受一只下不了蛋的母鸡,在农村,女人不能生育,那就是断了男方家里的香火,所以,婆婆与媳妇整天为这事争吵不休,终于,女方再也坚持不下去,与男方宣告离婚。

男方家里是大山区的,家里条件不怎么好,二亩来田,三间平房,外加一头耕田的大水牛,这就是全部家底。媒婆说:虽然是离过婚的,但男人的人品还好,忠厚老实,勤劳守本份。傻女父亲本不打算同意这门婚事的,但想了一想,傻女再不嫁出去,村里人的唾沫都会把他给淹死了。唉,虽说是嫁了一个二锅头,总好过嫁一个残疾。就这样,媒婆在走后的第二个月,傻女就嫁过去了男方的家里。

婚礼很简单,简单得连一件像样的家私都没有,只有几床红棉被和两个手提箱。傻女嫁过去后的第二年秋季,给男方家里添了一个儿子,按理来说,傻女在男方家里应该占了一定的地位了,但事情并没有想像的那么简单。男方的前任妻子开始天天来找傻女的茬,每次来就是对傻女大骂一通,有几次还差点要动起手来打人。不是傻女的婆婆在一边劝止,拳头一定会落到了傻女的身上。而在一个冬日的午后,男方出去外面做帮工了,剩下傻女一个人在家里照顾儿子忙家务,男方的前妻推开门来,就朝傻女又骂又打,傻女只是一个劲用双手护着才几个月的儿子。小孩子被眼前的阵式吓得哇哇大哭,小孩尖利的哭声立即引来了不少邻居前来劝止。但傻女还是被这个女人打得头破血流,衣服也被那个女人撕裂了几个大洞。男方前妻听说从离婚之后就没再嫁人,一个不能生小孩的女人,加上自身条件也不是太好,在农村想再嫁出去,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以前男方逼着她离婚,那是因为她生不了孩子,但现在男方儿子有了,她又想回来。但现在傻女在这个家里,她是不可能进得来的,所以,她必须得想尽办法把傻女逼走,她才可能重新再踏进这个家门来。

这一天,傻女一个人在收拾菜园子的时候,这女人又赶过来了,不分青红皂白,对着傻女就是一顿猛打,还指责是傻女抢了她的男人,骂傻女天生就不是一个好东西。从菜园子回来之后,傻女把儿子从摇篮里抱起来,喂了奶,就递给了在里屋正在忙家务的婆婆,她说有事要出门一下。婆婆接过孙子也没有去多想。晚上男人回家的时候,看到屋里一团黑,灯都没有打开,再走进卧室时,才看到傻女躺在床上,屋子里弥漫着很大一股敌敌畏的农药味。他才知道不好,翻天被子去推傻女时,才发觉傻女的身体已经僵硬了。

傻女就这样,抛下才几个月大的儿子走了,也许,这样的选择,对她来讲,是一种解脱,是一种从未有过的安静,那里没有嘲讽,没有羞辱,在那一端,她不用再去耳闻那些流言蜚语,再也不用担心被人谩骂与屈打。

傻女走了,她带走男方的唯一财产就是她婆婆的一口棺材,把傻女送上山的时候,天空开始飘雪,而傻女儿子的哭声一直在山涧回荡...... 

[傲雪原创]  傻女 - 欧阳傲雪 - 欧阳傲雪

  

                                                                     
编者后语:这次我再回老家里,傻女娘家起了一栋漂亮的新楼,听我父亲讲是当地政府出钱给他                          父亲与哥建起来的,如果傻女能看到这些,估计也应该甚感欣慰吧。
  评论这张
 
阅读(1628)| 评论(3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